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黑白風光攝影魅力斷想

情趣的變奏

    我們在欣賞藝術時,往往是以自身的記憶和生命體驗"對位"於藝術,在欣賞過程中,我們有權力、有理由也必然要按照自己的方式,對原創的意趣進行補充、取捨、更改甚至顛覆。記憶和體驗是間斷、零亂和朦朧的,而藝術文本則是連續、整體和清晰的。我們欣賞藝術的過程就是印證和聯接記憶、重建和積蓄體驗的過程,因此,主體與客體之間就存在著一個共鳴互動的問題,兩者之間的差異程度直接影響到共鳴互動的方式和效果。

    黑白影像抽去了現實物像中的色彩,使影像處於"似是而非"的疏離狀態,拉開了與現實的距離,正所謂距離產生美。這裏的距離其實是心理距離,是欣賞者由記憶和體驗出發,認知藝術、溝通心靈的歷程,這段心理歷程是欣賞者馳騁想像的自由空間,是一塊夢幻的畫板,是參與創作的平臺,因此,其間會生髮出美。黑白影像的語言特徵與彩色相比具有"距離"優勢,特別是在風光攝影中,距離為欣賞者構建精神田園提供了媒材,在心靈的遊歷中使"物"與"我"、景與情、虛與實、具體與抽象有機地聯接起來、融合起來,所以亞當斯才斷言,在表現畫意的攝影中黑白優於彩色。這句話耐人尋味。

    基於黑白的"距離"優勢,欣賞者賦予它更多的審美內涵。在影視作品中,黑白影像的插入和閃回,成為與現實拉開距離、製造陌生感的方式,以此表現記憶和幻想。在翻揀歷史記憶的時候,那些褪色泛黃、劃痕遍佈的老照片顯得更親切、更真實。當然,在彩照鋪天蓋地的今天,人們喜歡黑白,除了情趣的原因之外,還有懷舊情結和求異心態的因素。隨著歷史的演進,黑白的藝術情愫和審美價值日趨提升,觀賞同樣題材的黑白和彩色兩幅照片,你會覺得黑白更藝術、更具表現特徵,更容易令人浮想。

    黑白兩極,如同高低兩弦,我們聆聽到優雅的變奏曲,這變奏是以構造視覺差異為特徵、以抽象寫具象為手段的。黑白之妙在於,與迷彩相比,它高雅而樸素;與繽紛相比,它純粹而簡約;與綺麗相比,它凝重而深刻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