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死亡天使——午夜驚魂

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嗎?或許誰都無法解釋這個問題,但我相 信是有的,因為它們總是在某個地方某個時間不經意的用某種方式提醒 我它們的存在!-----死亡天使

  那是在八七年一個下著大雪的冬天,這年的冬天好象格外的冷,徹骨的 寒冷讓每個人都只是希望能夠躲在被窩裏或是火爐邊,在這個偏僻的小 鎮上,再好的歌舞團來演出,也勾不起人的欲望!
看著劇院裏面寥寥無幾的人時,團長不禁有些惱火“他娘的,這種鬼天 氣!”娟子披著一件厚厚的棉襖走過來,一邊用手哈著氣一邊說著“團 長,今晚還演嗎?”

  “廢話,馬上開始!”

  雖然人少的可憐,可是這場演出的氣氛卻出奇的好,幾乎所有的演員都 是哼著小曲卸妝和拆臺的,但是住宿的問題卻讓他們開始頭痛起來,這 個劇院不知已荒廢了多久,唯一的一個房間是在二樓,他們白天去看過 的,裏面什麼也沒有,只有一張破舊的木床,上面鋪著厚厚的棉絮,那 些棉絮由於長時間的沒人睡,已成稀巴爛,而且房間還有一種腐爛的讓人想吐的氣味,但是有床睡總比打地鋪好,這種腐爛的味道在這個時候卻不能讓人拒絕,經過再三考慮,他們還是決定把這個優厚的待遇讓給娟子夫婦,因為娟子已經有身孕,也算是團裏面的重點保護對象了!

  他們顫顫的走在樓梯上,樓梯已經非常的不牢固,隨著他們的腳步“吱呀”的搖晃著,好象隨時都會斷裂一樣,同事的調戲聲從劉陽後面傳來,“劉陽,晚上可以睡個好覺了,可別弄出什麼聲音來呀!”“去你的!”劉陽回頭瞪了他們一眼,隨即便推開房間,頓時,那股腐爛的味道撲面而來,娟子不僅捂住嘴彎下身子。
“娟,你沒事吧?”

  娟子搖了搖頭,胃裏面一陣翻滾,這氣味實在讓她想吐,甚至有些窒息!

  由於趕場太累,劉陽躺下就睡著了,可娟子卻怎樣也睡不著,除了那種噁心的氣味,還有某種說不出的東西讓她感到恐懼,她不僅往劉陽身邊靠了靠!

  迷迷糊糊中,娟子的耳邊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,

  “背靠背真舒服!背靠背真舒服!”

  娟子猛的睜開眼睛,四周一片漆黑,可是這個聲音仍在不斷的重複著“背靠背真舒服.....”一聲比一聲淒涼,娟子只覺得全身的神經繃成一塊,這不是丈夫的聲音,一定不是!娟子想,這房間不止他們夫妻兩人,這個聲音和他們在同一個房間,這念頭令她不寒而慄,她搖了搖劉陽“劉陽,你聽,有人在說話。”劉陽動了動身體,聽了一下“沒有啊,別亂想,睡吧!”說完又倒頭睡了!

  可是娟子卻真的是聽到了這個聲音,她不知道這個聲音來自哪里,但一定在這個房間。

  “背靠背真舒服,背靠背真舒服.....”那個微弱,淒涼的聲音又來了,仿佛一個幽靈,來自無底深淵!娟子猛的搖醒了劉陽,聲音帶著哭腔“劉陽,你起來,你聽呀,真的有個聲音在說話,真的!”

  劉陽翻身坐了起來,他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娟子不是一個胡思亂想的人,肯定有事,他聽了半響,可是仍然沒有聽到任何聲音,他想,娟子是不是身體太虛了才會這樣?突然,那個聲音來了,帶著淒涼,帶著空洞,在寂靜的夜裏顯得特別刺耳,一聲接著一聲“背靠背真舒服.....”

  劉陽只覺得全身的毛孔都豎了起來,他拉起娟子就往樓下跑,他們的舉動驚醒了所有的人。

  “你們搞什麼?三更半夜的!”

  “樓上的房間,房間有問題,裏面,裏面有聲音!”劉陽仍然驚魂未定,聲音顫抖的非常厲害,再看娟子,她一臉的煞白,全是汗水,她只是死命的抓著劉陽的手。

  “鬧鬼?怎麼可能?我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,從來就沒遇上這擋子事,有床給你們睡還不懂得享受?那我去上面睡了!”老陳一蹦從被窩裏鑽了出來。

  “老陳,別,真的不要上去,我沒有騙你,真的有人說話!”

  “怕什麼?我也就這麼一把老骨頭了,還真的想看看什麼鬼魂呢。”說完他真的向樓上走去,老陳是個年過六十的老人,他不演出,只負責燒飯的事情,鬧鬼對於他來說簡直是無稽之談,他嘲笑著搖了搖頭。

  可是,一進到房間,一種異樣的感覺就不由自主的向他撲來,他不禁一顫,說不出的感覺,可是他仍是不相信的,於是他和衣躺了下來,睡夢中一聲哀怨,淒涼的聲音傳了出來“背靠背真舒服...”他屏住呼吸,仔細的聽著,確實有個聲音,而這個聲音是那麼蒼涼,直涼到他的骨髓,他定了定神掃視著房間的每個角落,什麼也沒有,聽聽,仿佛來自床底,於是他壯著膽子,從床上爬了起來,趴在地上向床底看了下去,仍然沒有東西,驀的,他忽然發現在床板-----
在床板上釘著一個人,一個死人,一個接近腐爛的人,被釘成十字
架!

  “背靠背真舒服.....”

  老陳的雙目呈死魚型,忽然,他發出一種野獸般的哀吼“不---”


  所有的人沖了上去,團長一把將他拉了下來,灘倒在地的老陳只是機械的重複著“我什麼也沒有看見,我從來就沒有看到,我希望我什麼也看不到!”而於此同時他的雙手正向那雙幾乎要暴出眼框的眼睛挖去!那雙眼睛已經沒有血可以流!因為血管早在那瞬間蹦裂了,只有那稠稠的液體,白色的,慢慢的向下流,如同腦漿......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