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水車妹(2)

這樣,不夠半個時辰,顏妹已打發了十個人,有的人但願顏妹說這句話就滿足了。

到第十個了,顏妹看看他的面,就說:“你現在立即回去,把騙了一個女人的十個銀元還給她,並且取回你賣給她的假金鐲,這個女人七日後就改嫁了,你的假東西,一定給人認出的,那時,你就惹犯官非了。”

這個人羞慚滿面,仍然千多萬謝,他說:“多謝水車妹,我一定悔改。”

這件事,在他本人是心知肚明的,他一面打躬作揖,一面後退,離開了,客人是聽到的,個個都目瞪口呆。

跟著的人,顏妹一個個打發了,她只說一個月內沒有事這樣就打發過去。

輪到第三十五個,顏妹似乎發現了一些什麼,這個人,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,顏妹看了一回問:“你不是曹村的曹細牛?我認得你。”

細牛立刻就說:“你是顏妹呀,你做了先知,我也不知道,你就是水車妹?”

顏妹說:“你等一等,還有十幾個人,我要打發的。”

後排的人換上來問事,顏妹一一打發了,忽然同細牛談話。

顏妹說:“你不要對我講你的事,你知道就近有一間寺院,是那件寺院?”

細牛說:“最近是承天寺。”

“你立刻要去承天寺求宿,並且把你的事,說給主持知道,要快,不必問我什麼事,我只是個先知者,但,我不能救你的,你依我的話去做吧。”

細牛聽了,起初還猶豫,後來,他立刻去了。

原來,細牛出現時,水車妹就看到他身後有一個黑影緊貼著他,這是一個女人身影的影子,因此,顏妹叫他去承天寺暫避。

關於細牛的事,曹村正在議論紛紛。

住在曹村白石園一戶養豬的陸姓人家,有個十八歲女兒名轉好,給人發現自縊在村頭的松仔崗樹上,放下來已經死了。

這件事轟動了曹村,議論立刻就扯到松仔崗下居住的曹細牛,村中人都已知道,陸轉好是追求曹細牛的,經常在細牛家附近等細牛出來,但二十歲的細牛,卻時常避開她。

細牛雖然已經二十歲,性格孤獨,對於女性,經常是害羞的,他不敢同轉好來往,是基於他的孤獨性格,他的家人,在松仔崗附近一帶耕田,轉好偏是在松仔崗上自縊,大家都知道,這是少女情癡以身殉情的結果。

關於轉好自縊,村公所已經查明,與細牛絕無關系,因為這一日,細牛和幾個泥水匠去修理祠堂,他是做挑水的小工,當然不知道轉好自縊的事。

不過村中人對細牛,就有許多批評,大都是同情轉好這方面,說細牛負心,不領轉好的情意,終於弄到轉好自縊殉情。

細牛聽見轉好的死訊,也受了很大的打擊,他做修理祠堂的幫工,還有十日才完工,但聽到泥水匠說大塘鄉出現了一個能知未來的異人,他就決定去大塘鄉,因為他怕聽村人的閑言冷語,想到別處生活,問一問先知的人好不好這樣做,誰知見到顏妹,是幾年前認識的,因為有一次蹺會,細牛被曹村派出去扮演蹺色,顏妹也被派出去扮演蹺色,他們是這樣相識的。

從大塘鄉到承天寺,要經過大聖山,細牛腳步不停,已看見承天寺了,但天也已經變黑了。

他放緩腳步,要開始慢慢摸索了。

在這時候,他聽見後面有腳步聲,他回頭看,是轉好跟在後面,從薄霧的反映下,看出轉好的容顏,與他平常縮減的轉好一樣,細牛忽然不覺得轉好已經死了,他問:“你跟著我做什麼?”

轉好說:“你想去承天寺住宿嗎?寺門已經關了,你進不去了,你應該知道,我是為什麼自縊的了,是為了你,細牛,我已經把心獻給你,但你不接受,你不是不愛我的,你只是怕人說話,如果我們都死了,你也不必怕,我也還了心願了。”

細牛一聽,立刻警覺起來,他大聲吆喝:“你是鬼,你走!我是人,我不怕你,我不會聽你的話!”

細牛欠身去拾石頭,現在,他是孤掌難鳴,只能靠自己反抗了。

在黑暗中,細牛只能聽見聲音,看不見人影。

聲音在他附近出現:“我在生前,也不信鬼的,但我除了一條死路,還有什麼路可走?細牛,我要還我的心願了,細牛。。。”

突然,轉好的聲音轉為尖銳“你好啊,細牛,水車妹能保護你一時,不能保護你永久的,等著瞧吧!”

山野中,只剩下山風聲。

半夜,大塘鄉,李老大家。

水車妹從床上慢慢滑下來,摸索著黑暗,把大門推開,向斜坡慢慢的走,一路走到水車旁邊。

風聲忽然很急,水車妹的頭髮給吹到混亂,她停在水車旁邊,發出淒冷的聲音:“你來了,轉好!”

再出現的聲音也是淒冷的:“水車妹,你不能干預我和細牛的事。”

“你目的是想細牛和你一道,但你已經死了,你生前不能順你的願,那是緣分,你不能向人索命的。”

“但,水車妹,你也不是人!你也只有人的軀殼,你的軀殼也要毀滅了。”

就在這時,水車身發出響聲,緊跟著又是一聲巨響。

水車妹在水塘邊談話後,再回屋內睡覺。

第二日,水塘浮出一具骷髏骨。

陸豐有一座先知廟,是陸豐人為紀念一個先知的女人而興建的,上面那一段神話,是陸豐的鄉民經常誇耀水車妹的神績,通常建設神廟,都有一段神話似的故事支持的,曹村五十年前,確有陸轉好這個女子,當時是自縊死的,曹村亦有一個細戶之子曹細牛,不過是當兵去了,後來並無蹤跡的,那段神話是否真假也是一個謎,不過,先知廟每年都香火鼎盛!

一個童養媳,是怎樣會變為一個先知者?陸豐一位近九旬的老女人,是曾聽過水車妹說過她的先知的故事的。

水車妹做了李老大家的童養媳之後,勤力工作,工作完畢,就去踏水車,由於辛勞過度,患了一場大熱病。

李老大對於這個童養媳,是十分疼愛的,為了她病,親自去陸豐縣城,請來一個有名的醫生為她診治。      但是去陸豐縣城,要走一日的路,來回已經花了兩日,醫生趕到為她診治時,她已經奄奄一息,脈漸漸慢下來了。

醫生認為顏妹醫治太遲,難以回天,連藥也不肯開,就離去了。

李老大全家人都為顏妹的死,放聲大哭,李妻阮氏,看見有一只草蜢在顏妹面上爬動,阮氏急忙用手拍那草蜢。

阮氏這一拍,顏妹忽然坐起,驚奇的問:“什麼事?”李老大告訴她,因為她患了大熱病,醫生來,連藥方也不敢開就走了。

顏妹慢慢爬起身,抹一下眼睛:“我是怎樣回來的?”

阮氏說:“你是睡著去,睡著來的。”

“那麼,我剛才見到的是一個夢了,有人用轎把我抬去一塊地方,好高,是一路向上走的,走到好高好遠見到有一個宮殿,接我的人叫我下轎,推我入門,裏面都是有青草,有黃草,坐著和站著的都是綠色衣服的人,坐在中間的一個,一直走到我身邊,把我拖起,這個人說:“你救過我,我要報答你。”他說完,叫人拿出一盤青果來,“這是我請你吃的果,是專為你而設的。”青果很美,我吃了一個,又想吃,終於我吃了一盤果,這個綠衣人說:“你救過我,我也酬謝過你了,你回去把。”

顏妹說完了,忍不住笑:“就是為請我去吃青果,太沒意思了!”

顏妹一病險死的事,大塘鄉的鄉人都知道的,不覺得是什麼一回奇事,李家的家人,以為她發高熱,什麼綠衣人吃青果這些都是夢話。

顏妹也和平常一樣工作。

有一日午間,她正在踏水車,耳邊忽然聽到聲音:“後日晚上,風來了,快叫人準備避風把!"

顏妹奇怪,拍拍耳朵,沒有回聲,又過了一會,聲音又來了,又是那些警告的聲音。

她看看天,紅日當頭,天腳無雲,天氣又那麼炎熱,怎會有風?

但是這些聲響月來越頻密了,她自言自語:“怎會這樣的呢?”晚間,她對家姑說,“有人告訴我,後天晚上有風,我們山區有許多屋,不如防範好些。”

阮氏問:“是哪個告訴你的?”

“我就聽到聲音,不知是誰,但的確是人聲。”

阮氏不大理會她,她出市集時,把她小媳婦的話對人說,個個都說,這裏是風尾的地方,經常也有風的那,但來到這裏,風就弱了。

阮氏回家,已見她兒子和媳婦,合力用繩索將所有的屋綁好了。

李老大說:“風來必有雨,開下水道吧!”

那一日,父子婆媳,一齊做防風防水的工作。

果然到了第二晚,陰雲急集,入夜後,風初起,以後逐漸風力加強,打了一場陸豐三十年來未見的大風,這場颶風,使得陸豐豐廬合為墟,走失淹沒家畜無數,十分九的房屋破壞或倒塌,但李家受損害不大,雞屋,豬屋都保存下來,這就是顏妹應驗的第一次先知,上文已經交代過了,陸豐的人,才奔相走告大塘村出現了一個異人。

有一年,海陸豐一帶大旱,但大塘鄉一帶農民,早在五個月前,就已經準備好了。

顏妹在大祠堂門口,說:“九十足,防五六,年初雨水足,我們應該開塘蓄水,水塘要在高處開,如果全數人現在一齊做,五月大旱就不必怕了。

因為她是先知,大塘鄉過年後,就集中男女老少,紛紛在高處開池塘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