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穿紅衣的女孩

那天,午夜過後,天刮起了西北風,小雨夾著雪花,洋洋灑灑地從天上飄落下來。大街上,偶爾有三三兩兩的行人,在匆匆地趕路。

  我駕駛著那輛“夏利”,一邊在街上溜達,一邊不停地朝兩邊掃視。

  “這個鬼天氣,再拉一個客人就回家!”

  突然,街邊一個穿紅衣服,長髮飄飄的漂亮女孩向我打了個手勢,我打了打轉向燈,熟練地把車靠向街邊。待女孩坐穩後,我瞟了一下女孩,問道:“小姐,上哪兒?”

  “清水堂。”

  “清水堂?”我有些納悶。

  我對那兒不太熟悉,只知道那兒有一個火葬場,很偏僻的。一般人白天都不去,一個女孩兒家,深更半夜的,跑到那兒去幹什麼?

  “小姐……?”

  “我家在那兒,要你去就去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  我儘管不是很願意,但客人的意思不能違背啊!反正天冷生意不好,就跑一趟吧!

  車,一路“沙沙”地在冷清的街道上滑行,見女孩不願多說話,我也就專心地開起車來。

  汽車很快地就到了郊外。雨,還在下;天,黑得伸手不見五指。

  “停下,到了!”

  “到了?小姐,這裏……”我看著周圍漆黑的夜和天上不停地下著的雨,有些擔心。

  “不用管我了,我家就在前面。”女孩說完遞過來四張十元的鈔票。

  “不用找了!”

  “謝啦!小姐好走!”

  我向站在路邊一棵松柏樹下的女孩揮了揮手,掉頭向來時的方向駛去。累了一天,該下班了。

  到了自家樓下,我將車停當,開始清理鈔票。這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,下班之前一定要把當天收得的現金整理得整整齊齊的。

  清著清著,我的手停下了,眼睛也瞪得老大。是不是太晚了,自己眼睛發花?怎麼錢裏面有四張紙錢?——那種黃色的紙錢,上面還有刀刻出來的象古代銅錢一樣的花紋。

  我揉了揉眼睛,千真萬確,沒錯!

  誰?怎麼回事……?哦!想起來了,一定是那個穿紅衣服的女孩趁黑給我的。一個女孩子家,搞什麼鬼?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從床上爬起來。想起昨晚的事,心裏總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對,你家不是在那兒嗎?看我怎麼找你算帳!

  我憑著記憶,很快就把車開到昨晚停車的那棵松柏樹下。我下了車,朝周圍看了看,原來這裏離火葬場大門不遠,附近居然沒有一戶人家。不管它,既然來了,就問問吧!我走進了那青松掩映的院落。可能是由於太早吧,院子裏沒有什麼人,很安靜。一個年約五十的男人攔住了我,問道“同志,你找誰?”

  “請問你們這兒有沒有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孩?”

  “穿紅衣服的女孩?哦!我知道了,昨兒白天送來的!”

  “昨……白天……送來的!?”

  “對,車禍死的,很年輕,很漂亮。唉,真可惜!你看,是不是她。”男人把我領到一間大廳裏,指了指擺在大廳中央的水晶棺說。

  “……”。

  水晶棺中的姑娘,穿著紅色衣服,長頭髮,正是她。

  我忽然感到有一股涼氣從脊樑骨中升起。白天?那晚上……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