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命運交響曲的背景知識

貝多芬的《c小調交響曲》(作品67)開頭的四個音符,剛勁沉重,仿佛命運敲門的聲音。這部作品因此被稱作《命運交響曲》。

  《命運交響曲》作於1805至1808年。貝多芬在1808年11月寫給他的朋友韋格勒(1765—1848)的信中,就已經說出:“我要卡住命運的咽喉,它決不能把我完全壓倒。”“命運敲門的聲音”在1798年所作《c小調鋼琴奏鳴曲》(作品10之1)的第三樂章中就已經出現過,以後又出現於《D大調弦樂四重奏》(作品18之3)第三樂章、《熱情奏鳴曲》(作品57)第一樂章、第三《雷奧諾拉》序曲(作品72)、《降E大調弦樂四重奏》(作品74)等作品中,可見,通過鬥爭戰勝命運,是貝多芬一貫的創作思想。

  《命運交響曲》所表現的如火如荼的鬥爭熱情,具有強大的感染力。西班牙女低音歌唱家馬麗勃蘭第一次聽《命運交響曲》時,嚇得心驚肉跳,不得不退席而去。拿破崙的一個舊日的衛兵,聽了第四樂章開頭的主題,不禁跳起來喊道:“這就是皇上!”

  柏遼茲把《命運交響曲》中驚心動魄的鬥爭形象,看作是“奧賽羅聽信埃古的讒言,誤認黛絲德蒙娜與人私通時的可怕的暴怒。”

  舒曼認為:“儘管你時常聽到這部交響曲,它對你總是有一股不變的威力;正象自然界的現象雖然時時發生,總教人感到驚恐一樣。”

  1830年五、六月間,門德爾松在魏瑪逗留了兩星期,和歌德作最後一次會晤,在鋼琴上為他演奏了古今著名的作品。歌德聽了《命運交響曲》的第一樂章後大為激動,他說:“這是壯麗宏偉、驚心動魄的,簡直要把房子震坍了。如果許多人一起演奏,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。”

  1841年3月,恩格斯聽了《命運交響曲》的演出。他在寫給妹妹的信中讚美這部作品說:“如果你不知道這個奇妙的東西,那末你一生就算什麼也沒有聽見。”他在第一樂章裏聽到了“那種完全的絕望的悲哀,那種憂傷的痛苦”;在第二樂章裏聽到了“那種愛情的溫柔的憂思”;而第三、第四樂章裏“用小號表達出來的強勁有力、年輕的、自由的歡樂”,又是那麼鼓舞人心。恩格斯用短短的幾句話,對《命運交響曲》作出非常中肯的概括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