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養鬼

考上了大學,我借住在A城的舅舅家。舅舅家裏只有一個女孩比我小一歲,名字叫做鳳棲。我來舅舅家幾天一直沒看見她,舅媽是個相當隨和的婦人,對我也很親切,舅舅人很古板不愛說話。
  舅舅家的房子是一座兩層樓的老宅子,被雨水沖刷得漸漸退色的牆面,就像一張被抓出血痕的面孔,顯得傷痕累累。
  不知為什麼,我住進來的第一天,心裏便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感覺這座老房子仿佛能吞噬人的生命。
  清晨天氣很好,時間尚早,街道上的人很少,我有晨跑的習慣,順著舅舅家門前的馬路跑了整整一大圈,一直跑到大汗淋漓,才回到舅舅家,推開陳舊的大門,我走進廳堂,就看到舅舅、舅媽正圍坐在廳堂裏的八仙桌前吃著早飯。
  他們看到我似乎感覺十分驚訝,我立即走過去笑著說:“舅舅、舅媽,早!”
  舅媽看著我說:“小磊,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?”
  我點了點頭,說:“是啊,我每天有晨跑的習慣。”
  舅媽拍拍身邊的椅子說:“來吃早飯吧!”
  我看了看周圍,並沒有表妹鳳棲的身影,便問:“鳳棲呢?來了這麼多天一直沒看見她?”
  舅媽遲疑了一下說:“鳳棲她從小身體就不好很少出屋。”
  我“哦”了聲,以前隱約聽父母說過表妹從小生一種怪病,沒再多言便坐下來吃早飯,然後坐車上學。
  一直到了天黑我才回來,我住的房間在二樓,那房間很乾淨,開門進去的時候舅媽正在幫我鋪被子,看見我進屋舅媽沖我笑了笑,轉身要離開,猶豫了一下說:“小磊,最好不要到後面的那座倉房去。”
  我怔了一下,問:“怎麼?”舅媽似乎有些慌張,立即說:“沒怎麼,後面很髒。好了,累了一天,你快睡吧。”
  她說完便轉身走了出去。沒聽她說我還沒注意過舅舅家的後院,如今倒讓我非常好奇起來,我把厚重的窗簾掀起一角,向後院張望著,正好看見舅媽鬼鬼祟祟地走在後院,她拿著鑰匙在開倉房的門。剛要打開,突然回頭向我這邊看過來,我一驚急忙撒開拿著窗簾的手。心裏更加奇怪難道倉房裏面有什麼不能讓人看見的秘密?我敢肯定,舅媽一定有什麼事不想讓我知道,可那究竟是什麼呢?我靠在床上,出神地想著。可是不久一陣困意襲來,我便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  睡著睡著突然一聲淒慘的貓叫聲,我被驚醒了,一下子睜開了眼睛,夜很黑很靜,靜得讓人感覺恐怖,這時又是一聲貓叫傳來,我騰的一下從床上跳起來,順著貓的聲音走到了老宅的後院。貓拐進了倉房便再沒有出來,這個時候,我突然聽見一個冰冷的聲音在倉房裏響了起來:“小咪,你來了……”
  我的心中頓時猛然一震,這……倉房難道住著人?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為了證實這一切。我推開了倉房的門,一個女孩站在倉房裏,懷裏抱著一只黑貓。月光下她的臉色看上去很蒼白,幾乎沒有一絲血色,泛起一層淡淡的鐵青,嘴唇青紫像是凝固的血,顯得詭異異常。
  
  我不由駭得退後一步,險些跌倒。嘴裏說著“你,你……你是誰?”
  女孩看我眼神非常冰冷,讓我感覺到一種寒意刺入骨髓,這一刻仿佛身邊的空氣都被凍住了。突然那只貓猛地向我撲過來,我感覺手腕一痛,一下子驚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,想起剛才的夢是那麼真實,讓我的呼吸更加急促起來。我深深吸了口氣,拉開床頭燈,屋子一下子亮了起來,我首先看了自己的手腕,一瞬間,我的整個身體都劇烈地一顫。只見我的手腕上,一道明顯的撓痕,異常清晰,我的腦門上滾下了豆大的汗珠。
  就在這一刻,我突然聽見門外響起一陣“噠——噠——”的腳步聲。走的人應該是刻意把聲音放的很輕,如果我不是醒著,這聲音我一定不會聽見,我輕輕地拉滅臺燈,吱呀一聲我的房門開了,這一聲輕響,仿佛一把鐵錘,砸在我的心上。我覺得我的心跳正在不斷地加速,我拼命地把呼吸放均勻。我的雙眼在漸漸適應了黑暗,我看到門口進來一個人。那人一動不動,甚至沒有一點聲音。
  不久,那人悄悄向我走來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恐懼慢慢從背脊升到頭頂,全身的血管好像都停止了流動,頭皮發麻。當他走到我的床前又不動了,我嚇得急忙緊閉雙眼,手心裏全是冷汗。
  
  突然“?當”一聲,燈被我猛地拉開,只見舅媽一臉冷然地站在我的面前。舅舅一臉鐵青地站在她的身後,一把刀明晃晃地擺在地上,我的背心緊貼在牆面上,嘴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。
  舅舅的聲音,顯得有一些蒼老而沙啞:“你舅媽有夢遊症,別怕你睡吧!”
  “哦……”
  我的喉嚨口不停發出“咯咯”的聲音,勉強說了一個字。
  舅媽那雙眼睛依舊冷冷地盯著我,完全沒有白天的慈祥。很快舅舅把舅媽拉走了,臨走的時候她還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讓我不寒而慄。
  這一夜我再也沒有睡著,第二天一早我照常起身去晨跑,在客廳遇見了舅媽,她沖我笑笑,仿佛昨晚的事沒有發生一樣。
  而我頓時愣了急忙加快了腳步。等我跑步回來的時候聽見舅舅、舅媽正在屋子吵得不可開交,我聽見舅舅說:“我真是不能容忍了,你竟然打小磊的主意,他可是我親外甥。”
  我聽見是和我有關的話題,不由得放慢了腳步仔細聽著。
  舅媽邊哭邊說:“我知道,小磊是個好孩子,但是鳳棲需要喝至親的血才能活過來……”
  
  “啪”的一聲舅媽的臉上挨了一巴掌,舅舅火冒三丈地說:“我要說多少次你才能醒悟,鳳棲已經死了,兩年前已經死了,你不能再把她的屍體放在倉房裏……”
  
  舅舅的話還沒有說完,舅媽猛地撲向舅舅,在他的身上又錘又打地說:“誰說我的女兒死了,我就和誰拼命……”
  
  我實再是受不了一腳踹開了門,舅舅、舅媽顯然被我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,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是愣愣地看著我。
  我突然覺得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憋悶疾聲說:“我昨晚在倉房看到鳳棲……“
  舅舅的臉?那間變得蒼白,顫顫地說:“你……你看見鳳棲了……”
  
  我用手摸摸手腕上的傷痕,把昨晚似夢非夢的經歷告訴了舅舅。舅舅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,舅媽仿佛看見了希望一般飛一樣跑去後院,我和舅舅也緊跟在她的身後,舅媽用顫抖的手打開了門,一付骷髏平躺在倉房的小床上。只見舅媽拿起了刀,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一下,血一下子湧了出來,她那些血滴在骷髏的嘴裏,那些血迅速地滲透在骷髏裏,奇怪的事情發生了,我看見骷髏上長出了筋,可是舅媽的血滴的不如剛才快了,那些筋便不再長了。舅媽又要去割另一個手腕,一把被舅舅抓住,就大喊一聲:“夠了,你就是天天用血喂她,也救不活她的。”舅舅一邊用力把舅媽拉出倉房一邊對我狂喊:“小磊,放火把倉房燒了。”
  
  我一愣回頭看見舅媽瘋狂地掙脫著舅舅的懷抱,又轉頭看躺在床上的骷髏,突然骷髏猛地轉過頭來,眼眶裏發射詭異的光芒。我的心猛地一顫,順手掏出打火機點著了身邊的木草,跑了出來。很快火便竄出了屋頂,一只枯骨的手猛地從窗口裏伸了出來,緊接著倉房裏傳出滲人哀嚎聲,非人的叫聲,那聲音讓我感覺渾身發冷,舅媽在火起的時候便昏了過去,醒來之後精神失常了。
  
  不久我搬離了舅舅家,在他家我根本無法睡眠,一躺下就能聽見非人的嚎叫聲。寢室裏雖然有些擠但是不會讓我感覺到恐懼,躺在寢室窄小的床上,我睡得很安穩。

      有一天半夜我突然被一陣貓叫聲驚醒,我一下子坐了起來,在我的眼前鳳棲正在把玩著我的打火機,“啪啪……”隨著聲響,火機的火在黑暗中忽明忽暗……
返回列表